關於我們

廣安宮又稱「米街廣安宮」,因清領時期廣安宮地處米街(今新美街),為當時府城之重要街道而得名。

廣安宮創建於明鄭時期(西元1662年至1683年),為鄭成功領臺後,其部將所建之廟宇,因奉祀池府千歲,又稱池府王爺,遂在當時始稱「王宮」。
根據清康熙五十九年陳文達的《臺灣縣志》即有記載到:
王宮,偽時建。
偽時建代表為明鄭時期所建。而文獻裡的「王宮」,指的正是「廣安宮」,更能確認廣安宮創建於明鄭時期。

王宮的創建,起初為鄭成功的部將以奉祀神明為掩護,但實地暗為伺機反清復明。但隨著之後施琅攻臺、鄭克塽降清,此事亦就此煙消雲散。

王宮初創時的地理位置約在今日的民族路中央與新美街交接處,廟宇坐東向西,因當時廟宇所在位置有座港口,遂此座港口亦被稱之為「王宮港」。根據清乾隆十七年(西元1752年)的《重修臺灣縣志》中有記載到:
又舊志府志載,邑治東安坊有開山王廟,今圮。長興里有王公廟。俱偽時所建。茲查各坊里社廟,以王公大人稱者甚夥:東安坊則山川臺、坑仔底,西定坊則王宮港、草仔寮、海防署前,寧南坊則馬兵營、打石街,鎮北坊則普濟殿、三老爺宮、以及安平鎮、青鯤身、北線尾、喜櫥仔、永豐里、紅毛寮、中路、南潭等處,廟宇大小不一,概號曰代天府。
其中在西定坊「王宮港」的王公大人廟指的正是今天的廣安宮。

另《重修臺灣縣志》尚有記載到:
竹仔街、禾寮港街、總爺街、竹仔行街、故衣街、針街、關廟口街、媽祖港街、關帝港街、王宮港街、新大道街、水仔尾街、草仔寮街、媽祖樓街、老古石街(以上俱鎮北坊)。
其中的「王宮港街」,亦是因地處在王宮前而命名。

「米街」直到清嘉慶十二年(1807年)《續修臺灣縣志》中才出現:
西曰西定坊,所屬街在城內者曰武館街(接竹仔街而來)、十三舖(分武館之西另得名)、帽仔街(分鎮北之半)、大井頭街、內南濠街(下橫街)、暗街、下打石街、做篾街、上新街、內新街(俱西出)、道口街、磚仔橋、二府口街、帆寮街(乾隆四十年里人潘復和砌路)、打棕街(俱南出)、關帝廟前街、縣口街(分屬鎮北)、抽籤巷、米街、水仔尾街(俱北出)、內關帝港街、內媽祖港街、內王宮港街(俱西出)、土墼埕保(初屬城外,建城後收入城內)。

從明鄭時期的「王宮」,到了清末年間廟名正式更改為「廣安宮」,從日治時期的《臺南市寺廟臺帳》得知,廣安宮當時廟址位於臺町二丁目97番地,主祀池王爺與池夫人。

日本政府統治不久後,實施街道改正,欲開拓民族路,廣安宮因地處拓民族路與新美街口,而被強制拆除。遂在日大正十三年(民國13年),廣安宮與共善堂雙方主事商議合祀,以共善堂之遺址與廣安宮之經費,共同重建合祀為「廣安宮共善堂」。直到民國69年,共善堂在信徒集資下,在郡緯街重新購地建廟,才結束了兩廟合祀的情形。

另祝融殿的火王爺今亦合祀在廣安宮,祝融殿俗稱「火神爺館」,主祀火王爺,又稱「馬明尊王」,日治時期位在西門町二丁木50番地,坐西朝東,日昭和二十年(民國34年)在二次大戰中被炸毀,在臺灣光復後祝融殿的火王爺移祀至廣安宮,就此永續香火。

在臺灣光復後,廣安宮曾在民國四十一年(歲次壬辰年)整修落成並舉行建醮大典,之後一直到了民國八十七年,因廟體老舊、年久失修,當時經董監事會商議後決議翻修,遂恭請池府千歲暨列位尊神移駕至民族路上的臨時行舘安座。
但廟宇翻修之計因故延磐,遲遲未有進度,直到民國一零六年,廣安宮董監事會重新改組後,終於露出了一線曙光。新任董監事會與地方政府等相關單位接觸後,文化局與文資處等市府單位亦相當重視廣安宮這座古蹟修復的問題,樂意為這座上百年的老廟盡己之力!
在民國一零七年國曆十二月舉行舊廟動土的儀式,隔年九月在臺南市長黃偉哲與地方民意代表等官員的見證下,正式舉行廣安宮修復工程開工典禮,為廣安宮這座坐擁三百多年歷史的府城老廟,啟動了這條重修之路!